28
2019
03

【深度】中国原油期货上市这一年:成长与烦恼

时间:2019-03-28 17:33栏目:简介 点击: 92 次

三个月后,中国原油期货的日成交量超过迪拜原油期货合约,成为亚洲市场交易量最大的原油期货合约,跻身全球前三,仅次于纽约WTI和伦敦布伦特(Brent)两大老牌油价基准市场的交易量。

更多的是散户投资者,李然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业内资深期货大咖,他在WTI和布伦特市场从事原油期货交易多年。去年,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当天,他便参与其中,进行跨区域和跨期限套利。

让李然耿耿于怀的还有较高的开户门槛。根据规定,个人投资者在INE开通原油交易权限需要支付50万元,法人机构为100万元。开通原油交易权限前,还需进行有关原油知识的考试,并满足实盘交易商品10笔以上或仿真10笔以上的要求。

对于年仅一岁的中国原油期货来说,上述烦恼或是必然。

“盘子太小、开户门槛较高,而且市场缺乏流动性。”在李然看来,国内原油期货市场仍处于磨合期。

“我们去年尝试做了一单以中国原油期货合约为计价基准的原油实货成交。截至目前没有更多动作,需要再观望一段时间。”京博石化的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

中国原油期货与国际原油市场的关联度也颇受关注。东海期货数据显示,近一年,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与WTI、布伦特等外盘原油期货价格的相关系数均大于0.8。

隆众资讯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原油期货市场双边年持仓量为5.98万手,双边日均持仓量为3.96万手。

更多的产业客户仍在观望。

根据隆众资讯的统计,在INE原油期货成交量占比中,个人客户占比72%,一般单位客户为21%,特殊单位客户为7%。从开户数量和持仓量占比上看,目前以境内客户为主。

冯保国则表示,中国原油期货要成为地区价格基准,还需努力建立能够精准反映中国原油供需关系的立体化价格体系,这一体系包含了现货价格、远期价格等。

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也指出,国家发改委对成品油进行定价时,应引入并逐步扩大上海原油期货价格所占份额,使成品油价格更能反映国内的供需情况,方便国内企业开展套期保值。

截至目前,INE完成了香港地区、新加坡、英国、韩国和日本等52家境外中介机构的备案,境外客户主要来自英国、澳大利亚、瑞士、新加坡和塞浦路斯等六个国家。

摩根大通期货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魏红斌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与国际成熟市场相比,国内期货市场开户的流程较为繁琐,希望能进一步和国际接轨,简化流程。”

数据背后是各类投资主体的活跃试水。

诞生于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的WTI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开始同样面临产业客户参与度较低、合约流动性不强的问题。经过40多年的发展,才成为目前全球公认的原油期货定价基准。

如今,满周岁的中国原油期货,平稳走完了第一步。

能源战略专家冯保国对中国原油期货在合约设计、交易规则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在保证金制度上,与国际上主要采用的动态保证金制度不同,中国原油期货实行的是固定比例保证金制度,不利于投资者按照稳定的预期开展交易。

京博石化还利用中国原油期货实现了产能套保。此前,该公司主要是通过“买入WTI原油期货合约 卖出上期所的沥青期货合约”进行套保操作,目的是在沥青裂解价差高位区间锁定高裂解利润,熨平后市可能产生的利润大幅波动。

“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只表明我们有了这样一个期货品种,但不意味着一定会成为价格基准和标杆。期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陈蕊坦言。

目前,INE批准了六家原油期货指定交割仓库,共八个存放点,核定库容595万立方米,初期启用315万立方米。其中,辽宁1个、山东2个、上海1个、浙江3个、广东1个。此外,批准了三家备用交割仓库,核定库容260万立方米,其中辽宁2个、山东1个。

一年前的2018年3月26日9点。

INE最新数据显示, 网唐截至3月25日,中国原油期货上市一周年累计单边成交量3670.03万手、累计单边成交金额17.12万亿元;单边日均成交15.10万手、单边日均成交金额704.55亿元、最大日成交量35.98万手;单边日均持仓约2.24万手。

”这说明外资对中国原油期货的关注度较高,好于大家的认知程度。”隆众资讯副总经理闫建涛认为,BP、壳牌原来通过非正式的渠道打探市场消息,现在可通过原油期货深度参与中国原油市场。

建立中国乃至亚太地区原油价格基准、帮助企业规避价格风险、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这是中国原油期货上市的“初心”。

编辑 | 张慧

记者 | 侯瑞宁 庄键

“采用人民币计价,大大降低了汇率波动对企业运营的风险。”京博石化国际市场经营部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在国内原油期货上市前,公司选择标的为布伦特或WTI定价机制的合约品种。

与成交量相比,李然更看重持仓量。期货市场中,持仓量是买入(或卖出)的头寸在未了结平仓前的总和。通过分析持仓量的变化,可以知道市场多空力量的大小、变化以及多空力量更新状况。

“交割库的调配与使用灵活性较强,不采用就近原则,在实际操作中,可能会加大企业的运输成本。”英国阿格斯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首席原油分析师王小聪对界面新闻表示。

对于今后的发展,INE在原油期货上市一周年之际对外表示,“将按照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要求,扩大境外市场推广力度,进一步提高国际影响力,吸引全球投资者的参与。”

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后,为京博石化等企业增加了套保操作渠道,且INE原油与上期所沥青都是国内品种,相关性高,二者交易时间一致性较高,能够防范运用外盘操作的时间敞口风险。

去年10月,京博石化完成了国内地炼企业首单以中国原油期货合约为计价基准的原油实货成交。

这一天,孕育了17年的中国原油期货终于诞生。作为中国第一个国际化期货品种,正式在INE挂牌上市了。

此外,还有观念的问题。

“若上市前对中国原油期货的预期是70分,上市后的实际表现目前可以打85分,市场参与的热情超过预期。”隆众资讯原油、成品油分析师李彦对界面新闻表示。

对于地炼企业,交割库的运输距离也是一大障碍。

也是在首日,联合石化与壳牌公司签署了原油供应长约,并宣布从当年9月起,壳牌供应联合石化的中东原油以中国原油期货作为计价基准。

INE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5日,中国原油期货开户数超过4万户,吸收会员157个,其中期货公司会员149个,非期货公司会员8个。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然为化名)

1超出预期成长的烦恼如何成长?

山东另一家地炼企业——海科石化的一位负责人在公开场合曾表示,从做套保方面看,有些企业之前已参与了WTI或布伦特的原油期货交易,根据一致性原则,在WTI和布伦特流动性很好的前提下,炼厂首先会选择他们,对国内原油期货的积极性不是很高。

他建议,应加强与普氏、阿格斯等国际原油价格报告机构之间的全方位合作,培育中国原油价格报价机构,为中国原油产业链上的机构提供权威的市场信息,便利其开展国际原油贸易。

“建议国家多给期货行业一些支持,鼓励期货公司为企业进行培训,正确引导企业参与期货。”娄建利表示。

在中粮期货原油分析师娄建利看来,原油期货市场风险大,需要较高的专业素养和一定的知识储备,大部分企业或个人想要参与,存在一定难度,目前是以期货公司主动推进为主。

目前,商业银行主要以境内、境外业务保证金存管银行的角色参与原油期货交易,为能源、期货公司及投资者提供账户管理、资金划转和结售汇三大基本功能。此外,银行还通过本身综合化经营的优势,为期货交易参与者提供衍生配套服务。

“布伦特持仓量每天170万多、WTI每天150多万,合计为320万手左右。国内的持仓量与外盘不在一个级别上。”李然对界面新闻说。

对于做惯了外盘的李然来说,在中国原油期货市场“试水”这一年,仍有一些不满之处。

除产业客户外,金融客户是中国原油期货的另一主要参与者。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原油期货要充分发挥价格发现和套保功能的可能性不大。”该人士说。

期货法也被提上议程。姜洋表示,要加快推进期货市场法治化进程,加快制定期货法,消除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期货市场交易的顾虑。

在期货市场,散户的主要功能是承担期货价格风险,增加期货交易机会和期货市场的交易量。只有大量的散户进入,产业客户才有可能更好地实现套期保值。

中信期货原油分析师桂晨曦认为,此前多数金融机构无法参与国际期货市场,中国原油期货上市为国内金融机构提供了利用原油期货进行资产配置及风险对冲的工具,意义重大。

“对个人来说,门槛太高了,大量的散户进不来,会限制市场的活跃度。”李然说。

在涨跌停板制度上,冯保国表示,布伦特原油期货没有涨停板限制,WTI期货实行盘中涨跌绝对值触顶暂时熔断机制,中国原油期货实行的是固定涨跌停幅度限制,不利于及时化解市场风险。

鉴于此,目前境内很多企业仍然主要使用布伦特和WTI期货价格作为定价基准,INE原油市场的套期保值功能还有待发挥。“现在更多是进行套利,而不是套保。”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

桂晨曦认为,要进一步活跃原油期货市场,推出成品油期货是题中之义。要促进期货市场的繁荣,需要更丰富的期货品种,满足各个投资主体,这样能更好地激发不同投资主体的积极性。“与原油期货套期保值相比,产业客户对成品油期货的需求更为迫切。”桂晨曦说。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天然气市场研究所所长陈蕊认为,中国原油期货与外盘的关联度高,说明其国际化程度高,同时又兼顾了国内的供需情况,初步具备价格发现的功能。

上市当天,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公司(下称联合石化)、中国联合石油有限公司、中海油、中国中化集团、北方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嘉能可、摩科瑞和汇丰石油等,共413家国内外石油公司以不同方式参与了交易。

广州华泰兴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曦林曾表示,境内企业用户在保值参与方面尚有很多顾虑,有的企业认为,原油保值是投机,对这些观念的扭转需做大量工作。

京博石化是第一个尝鲜的山东地炼企业。

上述海科石化的工作人员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如果炼厂把货从湛江拉到山东,费用太大,所以从INE平台做交割,对山东地炼企业不太现实。”

一期货公司的客户经理对界面新闻表示,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后,公司接了不少“大客户”,包括中外银行的合资公司、大的私募基金和投资公司。

伴随“咣”的一声清脆锣响,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下称INE)迎来首个期货品种。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和中国证监会时任主席刘士余高举锣槌,满脸含笑。

再三个月后,中国原油期货完成首次交割,交割总量约60万桶,单边交割金额近3亿元。至此,中国原油期货业务走通全流程。

成交量和持仓量是反映原油期货市场活跃度的重要指标。

此前,中国打开大门“走出去”,到世界市场的大海中去游泳;现在,原油期货上市正在将中国市场变成另一个大海,把世界的冲浪者“引进来”。

作为中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境外客户的占比备受关注。上市一年来,境外客户交易量占比约10%,持仓为15%-25%。


当前网址:http://www.xinjizhou.net/43761569/113312.html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

Powered by 91彩神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